小鱼

[第五人格]庄园事记

所有初三学生中考加油!!(ง •̀_•́)ง

小学生水平
初次写文,写的不太好。
可能有点罗嗦...
杰佣
微医园
――――――
“奈布.萨贝达先生您好:
我在此诚挚的邀请您到欧利蒂丝庄园参加一场“狂欢”。在庄园里您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您的愿望也能够成真。并且在获胜之后,您将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我想这对您来说应该是不小的诱惑,亲爱的雇佣兵先生。
                                             庄园主”

这封信是奈布今天早上收到的,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恶作剧,如果不是信中还夹杂着几张面值较大的钞票,他绝对会把信当成垃圾扔掉。信纸和信封所用的材料都是昂贵的,并不是一般的廉价品,这不免让人有些相信信中的内容。

“欧利蒂丝庄园?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恐怖庄园?在那种地方举办狂欢’,这个‘庄园主’真是个疯子。不过...我喜欢” 奈布笑了笑,收起了的信封。

奈布来到了庄园门口,这里的环境非常的阴暗潮湿。大门破烂不堪,上面爬满了枯藤。庄园内部的房屋更是受损严重,根本不能住人。周围也没有人居住,偌大的森林里弥漫着迷雾。大门“吱呀吱呀”的叫着,庄园里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这一切都恐怖极了。

“这个庄园似乎已经荒废了好久,真不知道所谓的‘狂欢’是真是假” 奈布皱了皱眉头,他感觉这似乎是个骗局,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进入了庄园。

“这点危险在雇佣兵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也不知道是不是奈布的错觉,他总觉得庄园内部的景色和他在大门外面看到的不一样。房屋虽然破烂,但并没有到不能住人的程度,而庄内园似乎带着一丝人的气息,好像有人在这居住。
――――――
[此处为庄园设定:欧利蒂丝庄园被公认为恐怖庄园,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曾有许多人慕名而来,但在庄园内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有不少人认为庄园是一场骗局,但每年都有人在庄园内失踪,所以欧利蒂丝庄园也被称为神秘庄园。

其真实原因是因为庄园主在庄园周围布置了一个神秘的结界,普通人进入庄园什么都不会有,只能看到残破的庄园,就跟在庄园外看到的一样。(某庄园主: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3╰))但庄园主在寄出庄园的信封上留有特殊的物件(红色的印章),持有信封的人可以通过结界进入真正的欧利蒂丝庄园。
信封不定期发放,并且谁都不知道送信人是谁。每个收到信封的人都有着自己神秘的过去和最渴望得到的东西,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前往庄园去一探究竟。还有小部分的人认为这是一场骗局或者犹豫不决,而这些人的信封将会在第二天早上消失。不留一丝痕迹,仿佛一场梦。
参加完一场游戏的人可以获得巨额的奖金并且离开(也可以选择留下来,成为庄园内正式的一员)选择离开的人走出庄园后便会忘了在庄园里的所有事情,只记得自己的钱是在庄园内获得的并且庄园内有着可怕的怪物在进行着“屠杀”。而这些人在之后的夜晚都会被噩梦笼罩,似乎在提醒着他们庄园内发生的事。但他们却再也无法踏入庄园,而且试图强行进入庄园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
奈布望着眼前的一切,不免有些惊讶:“这...这真是太...”

“真是太奇怪了,对吗?”

“谁?”

奈布心中不免有些懊悔,自己作为一个雇佣兵,竟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真是太失策了。他抽出了绑在靴子上的刀,警惕的看着身后的人。

“奈布.萨贝达先生,您不必太过紧张。我叫夜莺夫人,是您初来庄园的向导。我会先带您熟悉庄园的规则和环境,祝您之后游戏愉快!”夜莺夫人微笑着说。

(夜莺夫人:好汉住手,手下留情≧﹏≦)

“好吧,非常抱歉。夜莺夫人您好,请原谅我刚才的鲁莽”奈布说着,并收回了刀,跟在夜莺夫人的身后。

(讲述庄园规则中.......)

“好了,奈布.萨贝达先生。我想庄园的规则您大致应该都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我带您去住所看看吧,在那里您还能见到您其他的同伴。”

“...其他的同伴,他们和我一样都是雇佣兵吗?”

“当然不是,奈布.萨贝达先生。所有人的职业都不一样,只是为了方便你们在游戏中可以互相照应。”

“开什么玩笑,除了军人或者冒险家以外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职业可以适应这里的环境,更别说在这里进行‘狂欢’。即使真的有其他职业的人在这里,那么他们也只是个累赘罢了。如果在游戏中你受了伤,总不能叫一个医生来帮你治疗吧。”

“奈布.萨贝达先生,在求生者的阵营中还真有一个医生,女医生。”

“女医生!开什么玩笑,你们居然让女性来参加这样的游戏?”

“奈布.萨贝达先生,在所有求生者中女性可占了不少。请相信我,这并不影响游戏。”

见鬼,庄园里的人还真的都是一群疯子。他们既然有安定的工作,又何必来到如此危险的地方冒险,简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奈布不由得觉得这个地方比他想象当中还要奇怪。

“那么夜莺夫人既然如此的话,监管者获胜岂不是很容易?那我还不如参与的监管者的阵营当中。”

“奈布.萨贝达先生,如果这是在外面的话她们或许是弱者,但在庄园内我们有特殊的规则。只要您身处的庄园中就会受到规则的庇护,对所有求生者都是公平的,所有求生者都会获得相应的能力,在这里您并不比她们强多少。毕竟要是所有人都太弱了,那么‘游戏’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好了,奈布先生。请跟我往这边走,我们得快点了,要不然您就快赶不上这一场的‘游戏’了”

―――――――――――――――――――――

[此处为游戏设定:游戏开始之前,本轮的监管者和求生者都会接到通知,提前到房间内准备。桌上摆了一张纸,随着他们每个人的就座,纸上就会浮现出他们的职业和名字。但唯独奈布那一栏只有名字,因为他并没有正式加入庄园,只是作为本场游戏的参与者。
在求生者初次完成游戏后,将由夜莺夫人亲自询问该求生者是否继续留在庄园。若求生者选择离开,则可以直接拿着奖金离开庄园。若选择留在这里,需要与庄园主签下庄园的契约,正式成为庄园中的一员,名字也由职业代替。]

――――――――

“奈布先生,这些就是您本场游戏的队友,你们可以先熟悉一下对方。请再耐心等待一会儿,监管者马上就来。”说完夜莺夫人便离开了

“这里还真是奇怪”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奈布不由得在心中发出感叹。

艾玛:“看来奈布真的很厉害,这么快就注意到了桌上的纸。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感觉它很神奇呢”

第...第一次?难道......“艾玛,看来你们很熟悉这里的环境,这么说你们不是第一次参加游戏?庄园主说只要参加完一次游戏就能够离开这里,难道说这是个骗局?”

艾玛:“不,并不是。确实,只要参加了一场游戏,我们就能离开,不过我们是自愿待在这里的。在这里我们还有未完成的愿望,所以在实现它之前我们不会离开这里。”

奈布:“好吧。”你们还真是一群疯子

艾玛:“那奈布你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为了奖金还是实现自己的愿望?”

奈布:“我?我当然是为了奖金。那么你们呢?”我?我自然有自己愿望,但是我才不会相信这个诡异的庄园能够帮我实现愿望。

艾玛:“很抱歉,奈布。这是属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但我们每个人都是因为自己不同的理由而留在这里的。”

奈布:“好吧!”既然是秘密,自己也不方便多问,那不妨静静地等待游戏开始。毕竟等游戏结束以后,我也不会再和他们见面了吧。

艾玛:“奈布你是第一次参加游戏,那么监管者肯定是里奥厂长。里奥厂长面对新人是会放水的,他的武器是......”

不得不说,艾玛真的很热情。游戏还没开始,她便已经将厂长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奈布。几乎整个房间内就只有艾玛一人在说话,但监管者却迟迟没有到来。

奈布:......(天呐,这是哪来的唐僧?赶紧找个妖孽收了她吧)

医生:全程微笑,不说话(😍呀!我们家宝贝连说话的时候都那么可爱^V^――――全程焦点:园丁)

律师:T_T  表面很淡定,其实已经快撑不下去了(作为上等人,我要淡定、从容。但是...放我出去!我坚持不下去了!!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艾玛这么能说。――――已阵亡💀)

艾玛:“好了,‘游戏’快开始了。     咦!!?监管者怎么会是杰克?  
 糟了!奈布你要当心,他很强,你一定要注意他会隐...”

还未等艾玛说完,奈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此处为游戏内设定:外界除了欧利蒂丝庄园之外也盛传着红教堂、圣心医院等地方的传闻,对于这些地方的传闻各种说法不一,但却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些地方。其原因是因为庄园主早就将这些地方以同样的手法用结界隐去(某庄园主:怎么样,惊喜不?又是我干的)

游戏开始的时候,庄园主会将求生者和监管者全部传送到需要的场合(只是将意识传送过去,身体留在原来的房间内。但在游戏内受到的伤害,与现实中无差别。)
因为进入游戏的并不是实体,游戏中的躯体由庄园主所造(可进行改动)所以每个人在游戏中可以获得不同的加成或者特殊的能力。同时为了方便游戏,庄园主将一些游戏时所需要的信息以文字或图示的方式显示在监管者或求生者的视线周围(并不影响视线)
初次进入庄园的人,将会有一名随从指导他进行游戏。随从在庄园内的作用很大,游戏过程中每个人的情况和状态由“观察者”记录下来,再由“小电视”放映。其余的随从会呆在自己喜欢的求生者和监管者的身边,据说以后还会有新的随从出现在庄园内(随从由庄园主亲自制作)]

――――――――

当奈布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来到了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地方,信息显示为红教堂。

“红教堂...似乎在哪里听过?”

奈布想了想,红教堂传闻他之前听过不少,但没想到真的存在这个地方。

也不知道这里所谓的庄园主是怎么办到的,将如此偌大的教堂隐藏的无影无踪,这么久竟不会被人发现?

首先是欧利蒂丝庄园,其次又是这样的地方。而且听艾玛说游戏的场合似乎并不止这一个,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中。这么看来这个庄园主的力量真的很强大,那他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还有艾玛口中的杰克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能让她如此害怕?

“奈布你好,我是布偶夜蝠。在这场游戏里作为你的随从,我会帮助你的。”

奈布的思绪被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打断,他环顾四周,最后在右上角看到一只布偶蝙蝠。

“布偶夜蝠对吗,在游戏的过程中,我必须带着你吗?但是我觉得在如此空旷的地方,一团会飞的布应该会很吸引监管者注意,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自己一人进行游戏。”

-_-||......会飞的布?“奈布你多虑了。作为随从监管者在游戏内是看不见我的,况且如果在游戏内遇到特殊的情况也可以向我询问。”

游戏开始后,奈布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仍为佣兵,所以对于大部分东西自己都不陌生。

唯一让他不满的就是修机,因为佣兵角色自身所携带的特性使自己在听到密码机的声音是脑袋就像炸开一样的反感,但自己又不得不忍耐,毕竟这个游戏的根本就是解完五条密码机,然后逃离大门。

修机的过程本来就很艰难,更加烦人的就是时不时出现的校准。如果不小心就会炸机,而炸机会引起监管者的注意。

“真是个烦人的东西”奈布极其不满的敲打着密码机。

砰、砰砰――是心脏跳动的声音,并且胸口闪着紫红色的光。

监管者在我附近...好吧,原谅我看看这个所谓的监管者――杰克究竟长什么样?奈布快速的离开密码机,躲在最近的一片废墟中,悄悄注视着远处。

远处快步走来一个人影,高大修长的身躯,左手有着锋利的手刀,穿着一身修长的礼服,带着礼帽,像一位贵族的绅士。

但他的个子比正常人的高太多了,奈布已经20多岁了,身高也将近一米九,但跟这位杰克相比却还像个小孩子。(真.杰.一米八大长腿.克😂)

天呐,这里的监管者比起人类像是怪物!艾玛说监管者也是自愿来到这里的,也就是说他变成这样也心甘情愿?

杰克环顾四周,然后向着某一个方向,快速走去。

糟了,被他看到了!被发现的奈布只能快速的在废墟内躲避杰克。不得不说,监管者移动的速度真是很快,奈布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废墟里绕了多长时间,但头上的信息显示还剩三条密码机,而自己已经牵制监管者很长一段时间了,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奈布灵活的在废墟里穿梭,躲避着杰克的攻击。当他回头往后看的时候,却发现杰克不见了。

难道他离开了?正当这时奈布突然看到一阵红光

糟了!!

当!当!!奈布被砍中了一下,但他咬紧牙关仍旧一声不吭,依旧快速的在废墟里移动。

原来他技能就是隐身吗?不对,应该不止是这样,好像在他隐身的过程中速度...似乎快了不少。

身后的监管者仍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奈布先生,我想你可以停下了。你是跑不过我的,这样只会无端消耗你的体力。作为初次参与游戏的人你已经做的很了不起了,但是无谓的抵抗是没有用的,请乖乖跟我到椅子上去吧,我并不想伤到你。”

“呵呵,你觉得这种话我会相信?监管者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打伤求生者,然后把我们送回到庄园吗?况且你身上的血腥味可骗不了人。”

“先生,你很聪明。不过...到此结束了!”

说着杰克猛的一挥爪,企图将他面前的人一下子挥倒在地。而他转过身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杰克,用手触碰墙壁,借着护腕的力量快速的冲向另一片废墟。

这...杰克不由得感到惊讶,第一次自己动手的猎物竟然逃走了

“好的,奈布先生。你果然很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我会用最热烈的方式迎接你来到庄园!!”

庄园里的其他人也很厉害,但从未有人能挑起杰克的兴趣。而他――奈布是第一个。

当奈布跑到另一片废墟后,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蹲下来休息。

但愿他没有追上来,奈布闭着眼睛靠在墙上休息。

身后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再次被撕裂,再由于佣兵角色本身自带的特性――牵动旧伤,使得自己全身无处不在疼痛。

若是刚刚甩不掉杰克的话,估计自己也撑不住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如果再想不到办法的话...

“奈布,你还好吗?我和艾米丽帮你治疗吧。”

是艾玛的声音,奈布睁开眼看见了拿着工具箱的艾玛和医生艾米丽,两人很快就将奈布治疗好了。

“奈布多亏了你刚刚拖住了杰克,现在只剩两条密码机没有解完了。弗雷迪的那条密码机快解完了,我们去跟他汇合吧...”

杰克是个很强的监管者,如果我们聚在一块的话会很危险,倒不如让我一人去引开他。

“没有必要,你和艾米丽先去汇合吧。我继续去牵制住监管者,解完密码之后你们可以先离开,不用管我。”

“可...可是这样的话奈布你会有危险的”

“不必担心”

“但...”

“算了,艾玛。奈布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那我和艾玛就先离开了,你一定要小心。面对杰克要远离有雾的地方,他的能力只有在有雾的地方才能使用,在雾区他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谢谢,艾米丽,我会注意的。”

那么...杰克!接下来,就让我再会会你。

――――――――――――――――
本来想再多写一些的,但是明天就要中考了,来不及了,只能先写到这里了。只写了个开头,接下来的东西我会等到中考完再写

中考前写篇文章给自己加加油^ω^

也祝明天所有的初三学生中考顺利
加油(ง •̀_•́)ง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