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

也算有点才艺,起码唱歌不跑调😂

唱的是奈何姬无命大大改的杰佣抄〔遗言〕,已跟大大授权。

当然唱的不是特别好😂😂,有点毁歌,但是歌词改的真的很棒。如果不嫌弃的话,希望大家能听一下,谢谢。

有些地方没唱好,请见谅...

[第五人格]庄园事记④

本次与  @Alem  共同合作写一篇文章(内含车)

小学生水平
话比较多,见谅

杰佣
――――――

“庄园主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哦,你来了。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接上一次的)

奈布已经加入庄园两三天了,在此期间他也熟悉了其他的求生者和监管者。

监管者中里奥和班恩都很好对付(没有鄙视,只是觉得他们俩都很温柔,是会放水的人。)
裘克的火箭冲刺有点麻烦,但也勉强能应付。

但是...如果奈布发现这一轮的监管者是杰克,就会冲上去一通嘲讽。不管怎样都会牵制住杰克,让他输掉游戏。

而当杰克是监管者的时候也非要揪着奈布不放。即使其他的求生者都逃走了,也非要把奈布放上椅子。

这都是因为他俩初次的比赛,两人的关系十分的不融洽,但其他人到是挺受益的。因为这样的话,每当杰克是监管者他们就肯定会赢。因为几乎整场游戏杰克都在追赶奈布,根本不会去管其他的人。

杰克很生气,作为一个绅士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他秃子。这让他想到他刚进庄园的那会,那个可恶的慈善家也这么叫他。然后他用实际行动纠正了他的错误,之后庄园内就再也没有人这么叫他了,但是眼前这个家伙再次挑起了自己的怒火。

“喂!大秃子不来追我吗?”

“喂!大秃子我在这呢,你往哪看呢?”

“喂!大秃子你要输了”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冷静个屁啊!
(▼皿▼#)你给我上椅子去吧)

奈布很高兴,虽然自己会死掉,但是他可以疯狂的嘲讽那个大秃驴一通,以报自己的一脚之仇,还能为队友争取时间。

“奈布多亏了你,我们的胜出率又增加了,不少^V^”

“奈布加油,这一轮的监管者又是杰克,就拜托你了”

庄园主很不开心,因为他已经接到了好几次来自监管者那边的投诉。大体都是希望庄园主能够让那个佣兵消停点,他们参与游戏那么长时间,从未见过那个求生者去找监管者的,这很不符合游戏的规则。

事情已经到了庄园主不可控制的地步,他甚至觉得第一场游戏让杰克和奈布遇上是个错误的选择。里奥和班恩说如果再不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将带领着园丁、医生、慈善家和魔术师等人集体罢工,而且裘克也好几次想用火箭冲刺冲入庄园主的房间。(庄园主:这都是些什么破事(ノ=Д=)ノ┻━┻)

“现在看来计划应该要提前了,夜莺夫人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她。”(庄)

“好的”(夜)

“先生,我来了。请问有事吗?”

“记得上次我让你办的事情吗,现在计划提前了”(庄)

“哦,这么快,恐怕不太好吧?”

“不,我觉得现在就很好。再不抓紧时间,我估计我的庄园只要被这两个家伙整的天翻地覆”

杰克那个家伙从进入庄园就没给自己省过心,现在加上这个新来的就更是猖狂了,短短两天时间给自己整了不少事情出来。

“那好吧先生,我今晚就去办。不过我想能否可以在内容上做出一些调整,例如...”

“...你确定这样行吗?”

“我觉得这样很妥,我想其实他俩单独呆在一块估计也没什么改变,倒不如主动为他们创造一些契机,反而还更有利^V^。”

“那既然如此,这次计划就按照你说的来,希望它真的有效。”

“呵呵,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夜已深,整个庄园寂静万分,所有的人都已安睡。两只深红的蝴蝶从庄园的顶楼飞出,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

一只飞入一人的的房间,飞过了桌上摆着的护腕落在了他的头上。

另一只也飞入了一人的房间,飞过了,桌上鲜艳的玫瑰落在了他的头上。

“呵呵,两位请安睡吧。希望你们能喜欢我为你们精心打造的空间”

两只蝴蝶散发着幸运的光芒,床上的人还在安睡,只是他们的灵魂去了何方?

――――――――

停停停停停停停,急刹车!!!

(后文有肉,请接  @Alem  。我怂,不敢发车。)






――――――――

当然奈布又醒来,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自己又回来了吗?

“奈布你醒了,太好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要不然让艾米丽帮你检查一下。奈布...奈布?”(园)

“哦...谢谢。”面对突然的询问,奈布似乎愣了一下,看来自己真的回来了。

“奈布,你的身体状况很好,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这几天你睡着时表情过于激动,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医)

艾米丽的话,让他一下子想到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不不......并没什么,这几天我没有在做梦,可能只是之前太累了吧”(佣)

“奈布你的脸有点红,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要不还是让艾米丽再给你看一下吧”(园)

“哦,我想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还有艾玛,我...睡了多久?”(佣)

“嗯,大概有三天,把我们都急疯了呢。哦,对了那奈布你知道吗?在你昏迷的这几天结杰克好像也没有来!”(园)

“!!!”果然最后那个就是他。

“怎么了,奈布?总感觉你心不在焉的。”(园)

“哦,没什么。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休息几天,希望你们能替我参加几场游戏。”(佣)
奈布本来想醒来后立刻参加游戏,但他又想起了之前杰克对自己说的话...

“好的,我和艾米丽都没有问题。希望你早日恢复。”(园)

而庄园的另一边...

杰克睁开了眼睛

“喂,你这家伙总算是醒了。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几天了,还有别告诉我你生病了,我还真没听说过哪个监管者还会生病?....”(丑)

耳边裘克的声音叨叨的没完没了,杰克整理着脑中的信息。

“裘克,我大概...睡了几天”

“哦,你在这里睡了三天”

...三天吗?时间上并不符合,是梦吗?

“喂,裘克。再问你一下,我睡着的这几天求生者中有没有没参加游戏的?”

“这么说的话...那个佣兵这几天好像也没来,这几天我们的工作轻松多了”

看来我和那个佣兵是被同时带走的,难道是庄园主的能力?

但是他的能力不是只有实体触碰的时候才会生效吗,不过我不认为他能在我无法察觉的情况下触碰到我。

而那个小家伙是个佣兵,能在他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行动的,到底是谁呢?

而且...那个小家伙也挺有意思的,真想知道现在在游戏中相遇,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裘克,接下来的游戏我去参加吧。”奈布对吧,我好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你了。

“怎么?刚一醒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参加游戏...”

“不,并不是。只是想快点见到佣兵罢了...因为我似乎喜欢上了那个家伙”

“噗...你说什么?!!”

无视裘克惊讶的表情,杰克至于下次和佣兵的碰面,非常的感兴趣...

小家伙,让我快点见到你吧,呵~

――――――――――――――――

题外话:庄园主的空间生成的能力需要实体触碰才能产生的,红蝶周围的蝴蝶也算是实体,你庄园主的空间能力为雏形,把能力加在蝴蝶上,通过蝴蝶对人的触碰产生空间。

庄园主的本来想法是将两人困在同一空间内,希望通过两人的相处化解矛盾(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而红蝶认为这样的方法不太有效,所以她希望能够在空间中给俩人创造一定的契机,所以空间内的杰克和奈布的形象都是红蝶所创造的。

而真正的杰克和奈布开始只能以第三人的角度观看,无法改变任何东西,并且切身心的体会到这个空间内自己内心和身体上的感受~~而后来他们又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也是红蝶的想法。(红蝶的腐女属性大爆发)

原本空间内杰克和奈布的性格和本体一样,只是红蝶在他们的性格中加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对对方的爱)

而且即使两人出来之后并没有对对方产生爱意,或者其他的情绪。但是红蝶相信其中的一人肯定会因为这里面的事情远离对方,也能达到维护庄园内规则的效果

所以...他们接下来碰面会是什么情形呢?

(你猜呀~( ̄▽ ̄~)~)





还有再说一遍!!!
杰克现在并没有真正的喜欢奈布!! 
他目前对奈布的情感只是狩猎者的本能罢了,只是他错误的把这种情感当成了喜欢。

而奈布现在也没有喜欢上杰克!!
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他只是受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影响而已,再加上当时的自己头疼,几乎无法思考。但他从那个世界回来之后,很快的理清了思绪,也明白自己不可能...也不会喜欢上对方。而之所以现在不敢跟杰克见面,也许是因为最后自己被他亲了,现在想好好冷静一下而已。

所以...是已经发车了,但是别指望他们两个人这么快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这还只是个开始哦~


另外,很抱歉这篇文这么久才更,是我这边拖的太久了。非常抱歉。

[第五人格]庄园事记③

小学生水平
话比较多,见谅

――――――――
这是奈布来到庄园的第二天

庄园的白天分外的宁静,并没有傍晚那种恐怖的感觉。并且从早晨到下午之前不进行游戏的,在这段时间内只要不离开庄园,任何的活动都是被允许的。

“艾玛,你呆在这里的时间比较长。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游戏不在白天举行呢?”(佣)

“嗯,这个嘛...”(园)

(艾玛自然知道原因,因为她当年刚进入庄园的时候也问过夜莺夫人同样的问题,但是夜莺夫人回答令她很无语。
因为夜莺夫人当时是这么说的:庄园游戏的时间本来是决定从早上开始,但是庄园主先生说他白天的时间要睡觉,所以就把时间改到了傍晚: 艾玛:......)

“嗯,因为...因为庄园主觉得把时间改在傍晚更...更符合游戏的感觉,并且...并且能让我们有更多的休息时间......恩,就是这样...”艾玛.睁眼说瞎话.伍兹

“原来如此,对了,艾玛你找我有事吗?”(佣)

“哦,是这样的。因为你刚加入庄园,今天你并不用参加游戏,所以我们想借今天的时间跟你商量一下平时做饭的安排”(园)

好吧,原来自己今天不用参加游戏。本来还想快点见到那个虚伪的绅士,好报自己的一脚之仇,但是...等等!做饭是个什么鬼?

“艾玛,你的意思是我们除了参加游戏还要负责自己做饭?”(佣)

“是的,怎么奈布你有问题吗?”(园)

作为一个佣兵应当是无所不能的,只是...自己好像不会做饭

“......”(佣)

“等一下,你你该不会不会做饭吧?”(园)

“...嗯......那个...我确实不会做饭”(佣)

奈布原本以为庄园内的食物是由庄园主提供的,但是没想到竟然是由求生者来做,谁曾想来参加个游戏居然还需要会做饭?

(庄园主:你的意思我还要负责做饭咯,那么多个人,我忙得过来吗?要做也是夜莺来做。
夜莺夫人:......)

“那要不然来不你先试着做一下面包吧,毕竟面包做起来还是很简单的。”艾玛,望着眼前纠结的人,也就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嗯...这个的话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佣)

奈布来到厨房放着眼前杂乱的食品,感觉压力很大。

“嗯...怎么做的来着?好像是先加牛奶,哦!不对,应该是鸡蛋。咦?好像是先加面粉......”(佣)

艾玛望着厨房内慌乱的身影,不禁有些担忧,真的能成功吗?但愿如此吧!

――――――

当奈布把做好的面包端到餐桌时

艾玛:“咦?似乎看起来还不错。”

艾米丽:“是呀!艾玛刚刚还给我说你可能不会做东西,但是现在看来做的面包样子不错,味道应该也可以。”

艾玛:“那既然如此,我就先送一些去给监管者,你们先吃吧。”

奈布一直很紧张,因为他不建议众人品尝他的面包,因为自己都感觉做的很失败......不过艾玛是去给了监管者,那这样反倒还不错,但是求生者这边自己应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

玛尔塔:“我建议大家先不要尝试,等艾玛回来了再说。”

奈布望着玛尔塔,果然同为军人她很懂自己。

玛尔塔在军营中明白了一个道理:军队里待过的男人大多数都不会做饭,而且在联想刚刚奈布的表情,不难猜出这个面包做的很失败。不过既然现在有免费的小白鼠,不如让他们测试一下再说。
(众监管者:你才是小白鼠呢(▼皿▼#))

艾米丽:“这样也好,那我们就等到艾玛回来一块儿吃吧。”

玛尔塔想看来艾米丽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不过只要她现在不吃就行了。

不一会儿艾玛回来了。

玛尔塔:“艾玛,怎么样?他们吃了吗,吃完之后有什么反应吗?”

艾玛:“嗯...这个嘛,爸爸和裘克先生吃了,班恩说他从不吃早餐,而杰克已经吃过了。”

玛尔塔:“哦,既然有人吃了,那就证明这个面包应该没...”

当!当!!

还未等玛尔塔说完,庄园的钟声就敲响了。夜莺夫人的声音出现在了庄园内:监管者里奥先生和裘克先生由于特殊原因,身体出现了状况,暂时无法参加游戏。本天参与游戏的监管者只有班恩先生和杰克先生两人。

通过刚刚宣布的消息再联想刚才艾玛和玛尔塔说过的话不难猜出两位监管者不能参加游戏的原因。

这个时候才有人拿起桌上的面包观察。

咚!咚!!

作为一个面包,用它敲桌子的声音很清脆。是的,非常清脆。能把面包做到这种境界也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了吧!

众求生者(除奈布):“......”(厉害!向大佬低头!!)

奈布:“...”果然,自己的面包真的吃不成,不过能成功解决两位监管者还是很成功的。

“那个,我...我还要给花田里的花浇水,早餐就先不吃了,再见!”艾玛为了缓解气氛的尴尬就找了个理由溜了

“恩...那个,艾玛我想你一个人应该浇不完,我跟你一块去。”医生也溜了

“哦...那个我也有事儿”

“我...我得稍微出去一下”

在艾玛和艾米丽的带领下其余的人也都纷纷开溜了,而现在餐厅内只有奈布和玛尔塔两个人。

奈布:“......”

玛尔塔:“......”

奈布:“额...那,那个我也先出去了”他觉得这种气氛有些尴尬,于是自己也就先走了。

玛尔塔坐在椅子上,望着桌上奈布刚刚做的面包,她觉得这些东西应该还有其他的用途......

――――――
第一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参与游戏的求生者有:艾玛、艾米丽、玛尔塔和幸运儿。

刚进入地图的杰克内心还在想:这次的女性比较多,要不杀三放一?咦?

还未等他想完,只见两道身影向他冲过来,是艾米丽和幸运儿。

“这么迫不及待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嗯?”杰克挥舞着左手的手刀,但还未碰到他俩自己就被眩晕了。

●艾米丽砸伤了监管者

怎么回事,不对劲呀?难道是幸运儿摸了枪?不对,如果是信号枪那么周围应该会有烟雾,但是也不可能是前锋的橄榄球,因为他们并没有靠近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杰克刚等到眩晕的时间结束,还未行动就又被砸晕了。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杰克深深的疑惑着。

等杰克被砸晕了许多次之后,终于弄明白原因在哪了。砸晕他的东西样子像前锋的橄榄球,不过再仔细看好像是个面包。

等等...面包?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艾玛给里奥他们带的食物好像就是这种面包,听艾玛说这个好像是那个新来的家伙做的。

看来那个叫奈布的佣兵真不简单,刚来的第一天就用一个小小的面包放倒了两个监管者,还能用面包对我造成眩晕,果然不能小瞧他。
(奈布:你想多了,我说这只是个意外,你信吗?)

于是整场游戏杰克就一直被幸运儿和艾米丽轮番的用面包砸晕 。一个人来砸他,另一个人就趁他眩晕的机会赶紧捡面包,然后再砸。就这样整场游戏杰克一直被人牵制着。

●求生者可开启大门

●求生者们已全部逃离

就这样,这场比赛以很快的速度结束了,并且杰克连一个人都没有抓到。

杰克:“......(ノ=Д=)ノ┻━┻我不干了,今天我休息”

――――――――
“奈布你知道吗?你的面包太厉害了,多亏了你我们这次才能这么快的结束游戏。”艾玛在 游戏结束后,就迫不及待的给奈布长刚刚游戏中发生的事。

其他的人听了后:牛!果然不愧是雇佣兵,刚来就把庄园整的天翻地覆。

奈布:“......”我还能说什么,我也是无意的呀!谁能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玛尔塔:“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下一场游戏还是我们几个去吧,继续用这样的办法应该很快就可以结束。”

游戏再次开始了,因为杰克也罢工了,所以现在参加游戏的监管者只有班恩一个人。

游戏开始后,班恩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上一场游戏怎么那么快就结束了?而且杰克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抓到。算了,先不管这么多。赶紧抓到人结束游戏,自己这会儿有点饿了,过会儿还得找点东西吃。

嗯?地上那个好像是面包吧?应该可以吃。

因为上场的游戏结束的太快了还没来得及打扫这里,所以这个场上还留有他们上一场游戏用剩下的面包。

虽然班恩在游戏中是鹿的形态但是也可以吃一些人的东西。然后......

●监管者班恩已离开游戏,求生者获胜。

艾米丽、玛尔塔和幸运儿:“什么情况?”

后来据艾玛爆料,她亲眼见到班恩吃了地上的面包,然后就倒地不起,随后她好像看到了班恩的灵魂飘出了身体...

(原因解说:因为在游戏过程中进入游戏的只是他们的灵魂,在游戏场合内灵魂附着在庄园主亲手制作的人偶上。但如果人偶本身遭到重大的打击,超过了灵魂的承受的范围,那灵魂便会自动脱离人偶本身,离开游戏。)

所有的监管者中三人受到重创一人不愿参加游戏,所以今天的游戏只能到此结束了,而这也是庄园从建立以来游戏结束最快的一天。

――――――
庄园主很苦恼,一天之内连续三名监管者都遭到毒手,一名也受到了危害不愿参与游戏。只是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夜莺夫人,查到了吗?今天但这些情况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庄)

“嗯...这个嘛,据监管者所说的内容,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面包”(夜)

说着夜莺夫人就拿出了她问求生者们要的佣兵面包的样品。庄园主望着桌上的面包,心情甚是复杂。

“面...面包?”(庄)

什么情况?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监管者竟会为一个...一个面包弄成这个样子?

“是的,庄园主先生。里奥和裘克说他们今天早上都吃了奈布先生做的面包。杰克先生说他也是被这些面包砸晕的,而班恩先生也是因为有些饿,所以在游戏过程中吃了上一场遗留下来的面包然后就晕倒了。”(夜)

“......好吧,今天先让监管者们好好休息一下。另外,你再去警告一下那些求生者让他们安分点,告诉他们以后不可能让他们有那么多空子可以钻。”(庄)

“好的,我明白了,先生。”(夜)

奈布.萨贝达,真不知道把你招进庄园来到底是否是正确的。这还只是第二天就把我的庄园弄成这个样,是要挑衅我的权威吗?罢了,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之后你还闹出什么大的动静,那就不要怪我不近情理。
(奈布:...怪我咯,我怎么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

庄园主稍稍平息自己的情绪后再次把目光移向了桌上的面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当!当!!

庄园的钟声再次敲响了,夜莺夫人的声音也再次响彻在整个庄园内:
今日监管者不能参与游戏的原因已查明,现已解决问题,明天可照常游戏。此外对所有求生者进行警告,严禁此类行为再次发生。
然后......恭喜前锋威廉.艾利斯先生获得新道具――奈布的面包(此主意由庄园主想到)
道具用途:平时和前锋手中携带的橄榄球无区别,也可以进行冲锋。但在道具即将用完时可切换到投掷模式,砸中监管者即可对监管者本人造成眩晕。
再次恭喜前锋威廉.艾利斯先生获得道具。

奈布:“......呃,那个恭...恭喜”为了避免尴尬,奈布只能这么说了。

其他的求生者:“是...是呀,恭喜你,威廉。”

威廉:“-_-||......谢谢”

同时监管者那边在知道自己是因为奈布的面包弄成这样的时候,顿时在心中对这个从未谋面的求生者第一次产生了恐惧的感觉。当然,除了杰克,他不但不惧怕反而还更加期待明天与奈布的再次碰面。

――――――――――――――――――――
写的稍微有点短,不过我感觉还可以^V^

下一期开车哟~

开车~

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过车的部分而不是我来写。毕竟我还不太会写车,而且我怂也不敢发车。

下一篇的内容已经差不多了,是我和 @Alem 共同写的,她负责开车我负责剧情^ω^。当然,这个车不会开得很唐突,因为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开车。

现在正在对文章进行调整,并且这两天就更。(怪我,本来可以早点更的,但是现在我还没有把文章调整好...抱歉)

😘Alem她写肉写的很好的,超级喜欢😍。并且希望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她其它的作品也非常不错👍👍

















...

上帝为我关上了一扇门,顺手还把窗户关上了,还把地窖给我封死了......
刚一进游戏就卡,但是吸引屠夫的本质还是没有变,所以开局一分钟左右就挂了😭😭
不带这样子的,就不能给我一点准备的时间吗?(ノꐦ ๑´Д`๑)ノ彡┻━┻(吸引屠夫这种性质不是应该在佣兵身上吗,为什么会在我园丁的身上?😡😡)

@Alem
考试加油(ง •̀_•́)ง

为你加油!!!!!!
 ☆  * .   ☆
  . ∧_∧ ∩ * ☆
*  ☆ ( ・∀・)/ .
 .  ⊂   ノ* ☆
☆ * (つ ノ  .☆
   (ノ

昨天晚上做的^V^

突发奇想的想把贝壳和四叶草弄到一起,于是就有了这个作品。(不过稍微有点儿怪......)

里面的四叶草是昨天下午的时候摘的,压的时间不够长所以里面有气泡。

勉强能看吧😂

[第五人格]庄园事记②

小学生水平

话比较多,见谅

杰佣
――――――――
●求生者可开启大门
●地窖已刷新

和园丁她们分开之后,奈布就一直在溜杰克。

现在密码机已经都修完了,虽然自己又中了一刀,但是现在自己还能再用一次护腕,应该可以顺利的逃出庄园。

现在艾玛她们都离开了庄园,而且刚刚已经跟艾玛商量好了,所以现在两个大门应该都是开启的。等到了前面的拐角处,就用护腕把杰克甩开,不出意外的话一定能逃离。奈布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好,就是现在!奈布启动了护腕,向前面冲去。

前面就是大门了,我赢定了。

“等...”等一下,怎么会这样?

是的,奈布倒地了

就在奈布以为自己赢定了的时候,一道红光闪过,杰克直接站到他的面前。奈布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击下去就倒了。

怎么会这样?根据规则他应该不可能直接过来,难道是游戏出了问题?(传送了解一下)

“夜蝠,游戏规则是不是出问题了?”

“怎么了?奈布”

“为什么杰克能直接出现在我面前?根据游戏规则监管者移动的再快也不能瞬移吧。”

“额...那个奈布≧﹏≦是我的错,我忘了告诉你监管者是可以携带技能的,杰克刚刚用的应该是传送。”

“......所以随从都这么不称职吗?”(奈布:我要你有何用→_→)

“非常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_<::”

(奈布:你还想有下次?😡  
夜蝠:抱歉、抱歉,我真的错了(>﹏<) 
观战的众人:夜蝠,你个混蛋,我们家的奈布宝贝出不来了!        
艾玛: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为什么奈布不挣脱?   
艾米丽:好像是呀,奈布都不带动的,难道...
艾玛&艾米丽:我们俩好像发现了什么(✪▽✪)
弗雷迪: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来打酱油的...)

杰克抱起奈布后,看着他一脸气愤的表情,好像猜到了什么。

“怎么?你的随从没有告诉你监管者是有技能的吗?”

“是的,他说他忘了”

“哦,引导你的随从是谁?蓝蝶、永生相随还是......”

“一团会飞的黑色抹布”
(夜蝠:我真的不是抹布555~    奈布:闭嘴,害我输了游戏还有脸说话)

奈布现在很气愤,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竟然...竟然毁在了一只抹布上(夜蝠:我真的不是抹布)
――――――――
题外话:抹布这个根来源于我妈,那天我正在玩第五人格,然后我妈指着屏幕上的夜蝠说:这块会飞的抹布是什么东西?😂这句话让我一直难以忘怀
――――――――
然而这个时候奈布才发现自己正以公主抱的姿势躺在杰克的怀里,然后...

“喂,杰克对吧?难道监管者把求生者抱去狂欢之夜也是游戏的规则?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换一个姿势,这样感觉很怪异。”

“不行呢奈布先生,这是庄园主要求的,并且只属于我一个人独有的动作。”
(庄园主:明明是你自己要求的好吧,我才不背这个锅呢→_→)

“哼...”(ノ=Д=)ノ┻━┻

杰克望着怀中生闷气的小家伙不由得笑了

“奈布先生,夜蝠他参加游戏也没多长时间,所以可能有些地方做的还不够称职,希望你能体谅他”

“算了,夜蝠对吧?我刚刚可能太过生气了,希望我们之后能和谐共处。不过除此之外,你应该没有再忘记什么事情了吧。”

“奈布放心,绝对没有啦,其他的东西我都告诉你了^o^”

“好吧,我已经原谅他了。那么现在,杰克先生你是要把我送到狂欢之椅上是吧?请快一点结束游戏。”这个姿势真是太糟糕了

“...,奈布先生能允许我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

“难道夜蝠也没告诉过你求生者在被监管者抓住的过程中是可以挣脱的吗?”

“......”

观战众人:.....好吧,原来是这样..

夜蝠:咦?好像...这条规则我也忘说了

夜蝠:“那个...奈布,我......”

“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下次要是让我再看见你,我就直接把你煮了吃了”
(夜蝠:那个...我是用布做的,应该吃不了
。   奈布:......  滚,再跟我说话,我就拆了你。)

奈布觉得自己今天倒霉极了,既然会遇到粗心的家伙,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杰克感觉生闷气时候的奈布少了一些平常的成熟,反而还有点可爱?

“咦?”奈布感觉自己被放下来了

“原来奈布先生并不太明白游戏的规则,不过我很欣赏您的勇气和毅力,所以你从大门离开吧。”所以可爱的小家伙,赶紧离开吧。

(观战众人:(✪▽✪)出现了!!绅士的杰克)

“没有必要,输了就是输了,况且我也不需要敌人的仁慈”

“可是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再者,我也不需要你这根竹竿的同情”

竹...竹竿“好吧,奈布先生。您执意如此的话”从语气中可以听出杰克此时非常生气

(杰克:要优雅、要绅士、要风度...个屁呀,你给我上椅子去吧(ノ=Д=)ノ┻━┻
观战众人:奈布他完蛋了(果然是个直男))

奈布闭着眼睛等待上椅子的瞬间,然后自己又被放下了

嗯?奈布正要开口说,然后...

“怎么...    啊!!”

奈布逃出去了

通过观战众人的描述,刚才的情况是这样的:杰克把奈布带到了地窖边上,把他放了下来。然后一脚把他踹进了地窖,是的,没错,一脚踹进去的......

你个大竹竿,你给我等着!居然敢踢我的屁股,下次见到你给我等着,我以佣兵的名义发誓绝不饶了你!!!

――――――――――
艾玛:奈布太好了,你也逃出来了

艾米丽:休息一下吧,过会儿我们带你去找夜莺夫人。

弗雷迪:那个...你的屁股还好吗?需不需要艾米丽帮你看一下。

奈布:-_-......

艾玛:......

艾米丽:......

不提这句话还好,一提,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艾玛&艾米丽: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
弗雷迪:...)

艾玛:那个...先不说这个了,夜莺夫人应该还在找你呢,我们赶快过去吧!(成功转移话题)

艾米丽:对呀,夜莺夫人过会应该会询问你是否继续留在庄园,奈布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奈布:我?我本来是想参加完游戏后直接离开庄园,但是现在......呵呵

从语气中可以感受到奈布对杰克深深的怨念

不久后夜莺夫人来了

“奈布先生,怎么样?游戏还顺利吗?”

“顺利,非、常、顺、利”

“那就好”为什么感觉这里的特别凝重,难道是我的错觉?夜莺夫人心想。

“其他人请先离开吧,我有些问题需要单独问奈布先生”
――――――
“奈布先生,其他人已经离开了。现在我想问您,游戏结束后你是否愿意继续留在庄园?如果你选择离...”

“我选择留下”还未等夜莺夫人说完,奈布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奈布先生,我希望这是你慎重考虑之后的结果。”

“是的,夜莺夫人。我决定了留在庄园,我已经考虑好了。”

“那既然如此,请你签下这份契约。”

奈布签下协约后,夜莺夫人立刻将它收了起来。

“奈布先生,现在正式欢迎您加入庄园。现在你可以跟园丁她们一块儿去你的住所,请问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有”

“请说”

“请问我要怎样才能长得跟那个杰克一样高?”

...这叫我怎么回答-_-||......“多...多喝牛奶吧...”

“好的,我明白了”(奈布的原则:要想打败一个对手首先要在身高上面不能有太大的差距。(当然奈布是一辈子都不可能长到杰克那么高的))

“咦??”他居然真的信了!!!
――――――
当!当!!(敲门声)

“请进。”

“这是的奈布.萨贝达的契约,他已经同意留在庄园了,只是我有件事情不太明白...”夜莺夫人说道

“什么事情?”

“我不是很明白您为什么要让杰克来当本场游戏的监管者?”

“很简单,奈布.萨贝达是佣兵,普通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我想让他留在庄园,就必须来充分的体会到庄园内的乐趣,让他有留下来的想法。而且在所有监管者当中,我想就只有杰克最符合这个条件了”

“原来如此”

“好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奈布先生之前问我,他要怎样才能长得和杰克一样高”

“......这种简单的问题你随便回答他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来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是庄园主,又不是神仙。长个子这种事情做不到→_→

“......”那我到底要怎么回答他呀?😓(可怜的夜莺夫人)

“对了,园丁她们之前问我这场比赛的监管者为什么会是杰克,我该怎么回答?”

“呵呵,那你就告诉他们,杰克是新来的,我希望他能多熟悉一下游戏”

“但是...杰克已经来了有一个多月了”

“那你就告诉他们,只要没有新的监管者来,那么杰克永远都是新来的”

“好吧,你是庄园主,你说了算。但是明明有新来的监管者来了,只是你不让人家露面而已”(某只正在制作服装的瓦尔莱塔)

“不是我不让她上场,只是她自己说她要等一个人跟她一起。好像等的人是一个求生者,瓦尔莱塔坚持要和她一起进入游戏。”

“行了,如果没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好的”
夜莺夫人关上了门

“那么现在,我的收藏品又多了一个”

庄园主手中的契约变成了一个布偶,一个和佣兵长得一模一样的布偶。庄园主将布偶放在了左边的架子上,而上面正摆着其它的布偶。――――――――
[此处我说明一下原因:签订了契约也就是说明承认自己是庄园的一部分,自己的身体也是。而庄园是庄园主的东西,所以签订契约的人也就成了庄园主的私有物品。
庄园主将契约,也就是他们的身体变成布偶藏起来。因为若是他们之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想要离开庄园那么就必须找回自己的身体,但谁都不会想到那些玩偶就是他们真正的身体。
并且如果他们在游戏以外的地方受了伤,那么所受的伤害将会同样呈现在布偶上,同理布偶所受的伤害也会呈现在他们的身上...]
――――――
庄园主望着佣兵和杰克的布偶,笑了。
“说不定他们俩之间还能形成特殊的牵绊呢?”

“庄园主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哦,你来了。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

(最后面出现了这个人,我想留个悬念。当然,你们也可以猜测一下是谁。)

――――――――――――――
这次写的有点短小

不过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庄园主除了留住了他们的身体之外,还想要留住他们的心。(当他们的心彻底归属庄园的时候,庄园主就可以通过契约获得他们的心,过程中不会受伤,甚至不会察觉到异常。心也存放在布偶体内,此时的布偶就像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只是不会动而已。)
因为如果他们的愿望都实现了,那么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离开庄园。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把他们的身体藏起来也没有什么用处。要让他们彻头彻尾的成为自己的收藏品,就必须留下他们的全部。
所以在庄园主选择进入庄园的人的时候,就找了一些彼此相关联的人。即使是没有关联的人,在进入庄园之后,庄园主也会让他们之间形成牵绊,彼此约束对方,让他们无法离开庄园。这些牵绊可以是亲情,或者是恨还可以是爱情。
此时其他人的心都已经被周围的事物所牵绊,但是现在唯独奈布和杰克没有被牵绊。
因为奈布是刚来庄园的,而且杰克来庄园的原因是因为享受游戏的乐趣,但他并不受庄园的束缚,除了受到身体的约束以外他的内心是自由的,随时都可以离开庄园。
而庄园主此时觉得杰克和奈布之间是可以形成牵绊的,所以接下来庄园主会想尽一切办法促使两人之间形成牵绊(你们懂的)
那么庄园主的下一步计划是派谁去执行的呢?又是怎么样的呢?

(你猜呀,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

我明天或者后天会再更一篇文章的,我是不是很勤快呀^V^

关于我写庄园事记的原因

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佣兵这个角色(但是当时买不起😂)后来入杰佣的坑之后,就感觉佣兵的性格有点像我的弟弟。

他比我小一岁,但是从小就不太爱说话。当时我五岁在上一年级,平时住在外婆家。大姨家离外婆家很近,所以大姨经常会带我弟过来玩。
他很少说话,平时也不怎么搭理人(其实就是个闷骚(ノ=Д=)ノ┻━┻)
但是感觉他比我更大一些,因为他做什么事情都很可靠,外婆有事情的时候也会去找他(因为我每次都会把事情搞砸)所以虽然按常理来说我是姐姐,但是其实我也是听他的。
我小的时候话就很多,而且经常会找他玩,但他每次都是一副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每次不管问他什么,他都是:“嗯、知道了、”这样回答●︿●。
最后在我不懈的努力,他还是开始跟我说话了^ω^(我整整缠了他一个月的时间...他那段时间为了不见到我连外婆家都不敢去了😂)但最后还不是被我给制住了\^O^/(小样,跟我斗﹀<(-︿-)>﹀)但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发现他其实也是个小孩子...
有一次大姨把他送过来之后就先回去了,让他在这里住一晚上。大姨走的时候他很不高兴,待在房间里一直不出来。外婆让我叫他吃饭的时候,他也不回答,于是我就到房间里去找他。我去的时候他一个人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然后我就去床上拉他,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他哭了。我没有听见他的哭声,甚至当时也没看到他的脸,但是我的手摸到了他的眼泪。
当时的我感到十分的震惊,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很坚强,并且性格冷漠的人。但是我却没想到他会因为妈妈不在身边而哭泣(偷偷透露一个消息,他现在也很喜欢跟他妈妈一块睡。但是我觉得这并不可笑,因为我和大姨都知道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像个小孩子,没有往日的成熟。)而且当时的我十分的愧疚,毕竟任何人都是很要面子的,更何况是男生。男孩子都比较好强,但是那么尴尬的一面,竟然被我发现了,所以真的我一直都有深深的愧疚感。不过我通过这件事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一个坚强的人在任何人的面前都是一个伟大的强大的存在,他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强,也往往都比同龄的人更加的成熟,这样的人时很多人都想要依靠的对象。但是他内心都十分的柔软,几乎受不得一点挫折。但即使这样他也不会将自己真正的情绪表露出来,永远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可他才是真正需要依靠的人,甚至比常人更加渴望一个爱他能永远陪着他的人。他从来不说出口,可眼神中流露出的渴望是骗不了人的。他从不在其他人的面前展露自己的内心,像一只刺猬一样将自己紧紧包裹。只有当没有人的时候,才会独自一人为自己舔舐伤口。如果他真正遇到了一个对他很好的人,反而会更加冷漠的态度对待那个人。不是因为他不喜欢,而是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自己值得托付的对象。当他犹豫不决时,就会更加将自己蜷缩起来,露出尖尖的刺。而如果你的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请不要放弃。只要坚持不懈,终有一天他会明白你的心,甚至也会在你的面前展现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所以我觉得奈布的性格和我弟的很像,还有在第一篇文章中,我有提到过奈布的愿望,而他的愿望就是能拥有一个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人。毕竟在一些资料中有提到过,奈布的父母都去世了。无法想象他在如此幼小的年纪,要怎样承受这种巨大的打击。也不知道他还是多顽强的毅力挺过了雇佣兵的训练(我想他成为雇佣兵也是想更好的保护自己吧)这样的奈布让我非常心痛。所以在庄园内如果杰克和奈布能在一起就好了。

真是因为怀着这样的心情,所以我写了庄园事记。虽然目前只写了个开头,但是我一定会让奈布“幸福”的(ง •̀_•́)ง。

不过......当初我为了让我弟和我说话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那杰克想成为奈布的恋人,要用多久呢?(* ̄︶ ̄*)

剩余的文章等到中考之后,我会继续开始写。

[第五人格]庄园事记

所有初三学生中考加油!!(ง •̀_•́)ง

小学生水平
初次写文,写的不太好。
可能有点罗嗦...
杰佣
微医园
――――――
“奈布.萨贝达先生您好:
我在此诚挚的邀请您到欧利蒂丝庄园参加一场“狂欢”。在庄园里您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您的愿望也能够成真。并且在获胜之后,您将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我想这对您来说应该是不小的诱惑,亲爱的雇佣兵先生。
                                             庄园主”

这封信是奈布今天早上收到的,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恶作剧,如果不是信中还夹杂着几张面值较大的钞票,他绝对会把信当成垃圾扔掉。信纸和信封所用的材料都是昂贵的,并不是一般的廉价品,这不免让人有些相信信中的内容。

“欧利蒂丝庄园?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恐怖庄园?在那种地方举办狂欢’,这个‘庄园主’真是个疯子。不过...我喜欢” 奈布笑了笑,收起了的信封。

奈布来到了庄园门口,这里的环境非常的阴暗潮湿。大门破烂不堪,上面爬满了枯藤。庄园内部的房屋更是受损严重,根本不能住人。周围也没有人居住,偌大的森林里弥漫着迷雾。大门“吱呀吱呀”的叫着,庄园里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这一切都恐怖极了。

“这个庄园似乎已经荒废了好久,真不知道所谓的‘狂欢’是真是假” 奈布皱了皱眉头,他感觉这似乎是个骗局,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进入了庄园。

“这点危险在雇佣兵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也不知道是不是奈布的错觉,他总觉得庄园内部的景色和他在大门外面看到的不一样。房屋虽然破烂,但并没有到不能住人的程度,而庄内园似乎带着一丝人的气息,好像有人在这居住。
――――――
[此处为庄园设定:欧利蒂丝庄园被公认为恐怖庄园,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曾有许多人慕名而来,但在庄园内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有不少人认为庄园是一场骗局,但每年都有人在庄园内失踪,所以欧利蒂丝庄园也被称为神秘庄园。

其真实原因是因为庄园主在庄园周围布置了一个神秘的结界,普通人进入庄园什么都不会有,只能看到残破的庄园,就跟在庄园外看到的一样。(某庄园主: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3╰))但庄园主在寄出庄园的信封上留有特殊的物件(红色的印章),持有信封的人可以通过结界进入真正的欧利蒂丝庄园。
信封不定期发放,并且谁都不知道送信人是谁。每个收到信封的人都有着自己神秘的过去和最渴望得到的东西,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前往庄园去一探究竟。还有小部分的人认为这是一场骗局或者犹豫不决,而这些人的信封将会在第二天早上消失。不留一丝痕迹,仿佛一场梦。
参加完一场游戏的人可以获得巨额的奖金并且离开(也可以选择留下来,成为庄园内正式的一员)选择离开的人走出庄园后便会忘了在庄园里的所有事情,只记得自己的钱是在庄园内获得的并且庄园内有着可怕的怪物在进行着“屠杀”。而这些人在之后的夜晚都会被噩梦笼罩,似乎在提醒着他们庄园内发生的事。但他们却再也无法踏入庄园,而且试图强行进入庄园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
奈布望着眼前的一切,不免有些惊讶:“这...这真是太...”

“真是太奇怪了,对吗?”

“谁?”

奈布心中不免有些懊悔,自己作为一个雇佣兵,竟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真是太失策了。他抽出了绑在靴子上的刀,警惕的看着身后的人。

“奈布.萨贝达先生,您不必太过紧张。我叫夜莺夫人,是您初来庄园的向导。我会先带您熟悉庄园的规则和环境,祝您之后游戏愉快!”夜莺夫人微笑着说。

(夜莺夫人:好汉住手,手下留情≧﹏≦)

“好吧,非常抱歉。夜莺夫人您好,请原谅我刚才的鲁莽”奈布说着,并收回了刀,跟在夜莺夫人的身后。

(讲述庄园规则中.......)

“好了,奈布.萨贝达先生。我想庄园的规则您大致应该都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我带您去住所看看吧,在那里您还能见到您其他的同伴。”

“...其他的同伴,他们和我一样都是雇佣兵吗?”

“当然不是,奈布.萨贝达先生。所有人的职业都不一样,只是为了方便你们在游戏中可以互相照应。”

“开什么玩笑,除了军人或者冒险家以外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职业可以适应这里的环境,更别说在这里进行‘狂欢’。即使真的有其他职业的人在这里,那么他们也只是个累赘罢了。如果在游戏中你受了伤,总不能叫一个医生来帮你治疗吧。”

“奈布.萨贝达先生,在求生者的阵营中还真有一个医生,女医生。”

“女医生!开什么玩笑,你们居然让女性来参加这样的游戏?”

“奈布.萨贝达先生,在所有求生者中女性可占了不少。请相信我,这并不影响游戏。”

见鬼,庄园里的人还真的都是一群疯子。他们既然有安定的工作,又何必来到如此危险的地方冒险,简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奈布不由得觉得这个地方比他想象当中还要奇怪。

“那么夜莺夫人既然如此的话,监管者获胜岂不是很容易?那我还不如参与的监管者的阵营当中。”

“奈布.萨贝达先生,如果这是在外面的话她们或许是弱者,但在庄园内我们有特殊的规则。只要您身处的庄园中就会受到规则的庇护,对所有求生者都是公平的,所有求生者都会获得相应的能力,在这里您并不比她们强多少。毕竟要是所有人都太弱了,那么‘游戏’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好了,奈布先生。请跟我往这边走,我们得快点了,要不然您就快赶不上这一场的‘游戏’了”

―――――――――――――――――――――

[此处为游戏设定:游戏开始之前,本轮的监管者和求生者都会接到通知,提前到房间内准备。桌上摆了一张纸,随着他们每个人的就座,纸上就会浮现出他们的职业和名字。但唯独奈布那一栏只有名字,因为他并没有正式加入庄园,只是作为本场游戏的参与者。
在求生者初次完成游戏后,将由夜莺夫人亲自询问该求生者是否继续留在庄园。若求生者选择离开,则可以直接拿着奖金离开庄园。若选择留在这里,需要与庄园主签下庄园的契约,正式成为庄园中的一员,名字也由职业代替。]

――――――――

“奈布先生,这些就是您本场游戏的队友,你们可以先熟悉一下对方。请再耐心等待一会儿,监管者马上就来。”说完夜莺夫人便离开了

“这里还真是奇怪”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奈布不由得在心中发出感叹。

艾玛:“看来奈布真的很厉害,这么快就注意到了桌上的纸。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感觉它很神奇呢”

第...第一次?难道......“艾玛,看来你们很熟悉这里的环境,这么说你们不是第一次参加游戏?庄园主说只要参加完一次游戏就能够离开这里,难道说这是个骗局?”

艾玛:“不,并不是。确实,只要参加了一场游戏,我们就能离开,不过我们是自愿待在这里的。在这里我们还有未完成的愿望,所以在实现它之前我们不会离开这里。”

奈布:“好吧。”你们还真是一群疯子

艾玛:“那奈布你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为了奖金还是实现自己的愿望?”

奈布:“我?我当然是为了奖金。那么你们呢?”我?我自然有自己愿望,但是我才不会相信这个诡异的庄园能够帮我实现愿望。

艾玛:“很抱歉,奈布。这是属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但我们每个人都是因为自己不同的理由而留在这里的。”

奈布:“好吧!”既然是秘密,自己也不方便多问,那不妨静静地等待游戏开始。毕竟等游戏结束以后,我也不会再和他们见面了吧。

艾玛:“奈布你是第一次参加游戏,那么监管者肯定是里奥厂长。里奥厂长面对新人是会放水的,他的武器是......”

不得不说,艾玛真的很热情。游戏还没开始,她便已经将厂长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奈布。几乎整个房间内就只有艾玛一人在说话,但监管者却迟迟没有到来。

奈布:......(天呐,这是哪来的唐僧?赶紧找个妖孽收了她吧)

医生:全程微笑,不说话(😍呀!我们家宝贝连说话的时候都那么可爱^V^――――全程焦点:园丁)

律师:T_T  表面很淡定,其实已经快撑不下去了(作为上等人,我要淡定、从容。但是...放我出去!我坚持不下去了!!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艾玛这么能说。――――已阵亡💀)

艾玛:“好了,‘游戏’快开始了。     咦!!?监管者怎么会是杰克?  
 糟了!奈布你要当心,他很强,你一定要注意他会隐...”

还未等艾玛说完,奈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此处为游戏内设定:外界除了欧利蒂丝庄园之外也盛传着红教堂、圣心医院等地方的传闻,对于这些地方的传闻各种说法不一,但却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些地方。其原因是因为庄园主早就将这些地方以同样的手法用结界隐去(某庄园主:怎么样,惊喜不?又是我干的)

游戏开始的时候,庄园主会将求生者和监管者全部传送到需要的场合(只是将意识传送过去,身体留在原来的房间内。但在游戏内受到的伤害,与现实中无差别。)
因为进入游戏的并不是实体,游戏中的躯体由庄园主所造(可进行改动)所以每个人在游戏中可以获得不同的加成或者特殊的能力。同时为了方便游戏,庄园主将一些游戏时所需要的信息以文字或图示的方式显示在监管者或求生者的视线周围(并不影响视线)
初次进入庄园的人,将会有一名随从指导他进行游戏。随从在庄园内的作用很大,游戏过程中每个人的情况和状态由“观察者”记录下来,再由“小电视”放映。其余的随从会呆在自己喜欢的求生者和监管者的身边,据说以后还会有新的随从出现在庄园内(随从由庄园主亲自制作)]

――――――――

当奈布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来到了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地方,信息显示为红教堂。

“红教堂...似乎在哪里听过?”

奈布想了想,红教堂传闻他之前听过不少,但没想到真的存在这个地方。

也不知道这里所谓的庄园主是怎么办到的,将如此偌大的教堂隐藏的无影无踪,这么久竟不会被人发现?

首先是欧利蒂丝庄园,其次又是这样的地方。而且听艾玛说游戏的场合似乎并不止这一个,并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中。这么看来这个庄园主的力量真的很强大,那他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还有艾玛口中的杰克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能让她如此害怕?

“奈布你好,我是布偶夜蝠。在这场游戏里作为你的随从,我会帮助你的。”

奈布的思绪被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打断,他环顾四周,最后在右上角看到一只布偶蝙蝠。

“布偶夜蝠对吗,在游戏的过程中,我必须带着你吗?但是我觉得在如此空旷的地方,一团会飞的布应该会很吸引监管者注意,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自己一人进行游戏。”

-_-||......会飞的布?“奈布你多虑了。作为随从监管者在游戏内是看不见我的,况且如果在游戏内遇到特殊的情况也可以向我询问。”

游戏开始后,奈布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仍为佣兵,所以对于大部分东西自己都不陌生。

唯一让他不满的就是修机,因为佣兵角色自身所携带的特性使自己在听到密码机的声音是脑袋就像炸开一样的反感,但自己又不得不忍耐,毕竟这个游戏的根本就是解完五条密码机,然后逃离大门。

修机的过程本来就很艰难,更加烦人的就是时不时出现的校准。如果不小心就会炸机,而炸机会引起监管者的注意。

“真是个烦人的东西”奈布极其不满的敲打着密码机。

砰、砰砰――是心脏跳动的声音,并且胸口闪着紫红色的光。

监管者在我附近...好吧,原谅我看看这个所谓的监管者――杰克究竟长什么样?奈布快速的离开密码机,躲在最近的一片废墟中,悄悄注视着远处。

远处快步走来一个人影,高大修长的身躯,左手有着锋利的手刀,穿着一身修长的礼服,带着礼帽,像一位贵族的绅士。

但他的个子比正常人的高太多了,奈布已经20多岁了,身高也将近一米九,但跟这位杰克相比却还像个小孩子。(真.杰.一米八大长腿.克😂)

天呐,这里的监管者比起人类像是怪物!艾玛说监管者也是自愿来到这里的,也就是说他变成这样也心甘情愿?

杰克环顾四周,然后向着某一个方向,快速走去。

糟了,被他看到了!被发现的奈布只能快速的在废墟内躲避杰克。不得不说,监管者移动的速度真是很快,奈布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废墟里绕了多长时间,但头上的信息显示还剩三条密码机,而自己已经牵制监管者很长一段时间了,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奈布灵活的在废墟里穿梭,躲避着杰克的攻击。当他回头往后看的时候,却发现杰克不见了。

难道他离开了?正当这时奈布突然看到一阵红光

糟了!!

当!当!!奈布被砍中了一下,但他咬紧牙关仍旧一声不吭,依旧快速的在废墟里移动。

原来他技能就是隐身吗?不对,应该不止是这样,好像在他隐身的过程中速度...似乎快了不少。

身后的监管者仍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奈布先生,我想你可以停下了。你是跑不过我的,这样只会无端消耗你的体力。作为初次参与游戏的人你已经做的很了不起了,但是无谓的抵抗是没有用的,请乖乖跟我到椅子上去吧,我并不想伤到你。”

“呵呵,你觉得这种话我会相信?监管者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打伤求生者,然后把我们送回到庄园吗?况且你身上的血腥味可骗不了人。”

“先生,你很聪明。不过...到此结束了!”

说着杰克猛的一挥爪,企图将他面前的人一下子挥倒在地。而他转过身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杰克,用手触碰墙壁,借着护腕的力量快速的冲向另一片废墟。

这...杰克不由得感到惊讶,第一次自己动手的猎物竟然逃走了

“好的,奈布先生。你果然很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我会用最热烈的方式迎接你来到庄园!!”

庄园里的其他人也很厉害,但从未有人能挑起杰克的兴趣。而他――奈布是第一个。

当奈布跑到另一片废墟后,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蹲下来休息。

但愿他没有追上来,奈布闭着眼睛靠在墙上休息。

身后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再次被撕裂,再由于佣兵角色本身自带的特性――牵动旧伤,使得自己全身无处不在疼痛。

若是刚刚甩不掉杰克的话,估计自己也撑不住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如果再想不到办法的话...

“奈布,你还好吗?我和艾米丽帮你治疗吧。”

是艾玛的声音,奈布睁开眼看见了拿着工具箱的艾玛和医生艾米丽,两人很快就将奈布治疗好了。

“奈布多亏了你刚刚拖住了杰克,现在只剩两条密码机没有解完了。弗雷迪的那条密码机快解完了,我们去跟他汇合吧...”

杰克是个很强的监管者,如果我们聚在一块的话会很危险,倒不如让我一人去引开他。

“没有必要,你和艾米丽先去汇合吧。我继续去牵制住监管者,解完密码之后你们可以先离开,不用管我。”

“可...可是这样的话奈布你会有危险的”

“不必担心”

“但...”

“算了,艾玛。奈布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那我和艾玛就先离开了,你一定要小心。面对杰克要远离有雾的地方,他的能力只有在有雾的地方才能使用,在雾区他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谢谢,艾米丽,我会注意的。”

那么...杰克!接下来,就让我再会会你。

――――――――――――――――
本来想再多写一些的,但是明天就要中考了,来不及了,只能先写到这里了。只写了个开头,接下来的东西我会等到中考完再写

中考前写篇文章给自己加加油^ω^

也祝明天所有的初三学生中考顺利
加油(ง •̀_•́)ง

又把玫瑰手杖重新画了一次,比上次的好看多了(我知道原本的手杖上面没有叶子,但是我画的玫瑰花太偏上面了,这样看起来花枝太长了感觉怪怪的,所以加了片叶子...)
第二张是杰克,本来我想换一个又帅又酷的杰克,但是杰克的脸我画了好几遍每次都画成了那种又阳光又温柔的样子,所以就擦掉了,没有画...
虽然那看起来也不错,但是完全没有攻的感觉(唉😥,好好的一个攻硬生生的被我画成了个受😂)身体还没开始画(懒),我打算再找时间把奈布重新画一下...
最后,我最近莫名的想写文,正在构思中...(我话比较多,写东西的时候比较啰嗦――这是从一年级一直到初三,所有语文老师对我的评价。总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写文😂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毕竟马上快中考了,就当是练笔吧。)
...好吧,我果然还是很啰嗦。就发了两张图片,结果还说了一大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