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

[第五人格]庄园事记②

小学生水平

话比较多,见谅

杰佣
――――――――
●求生者可开启大门
●地窖已刷新

和园丁她们分开之后,奈布就一直在溜杰克。

现在密码机已经都修完了,虽然自己又中了一刀,但是现在自己还能再用一次护腕,应该可以顺利的逃出庄园。

现在艾玛她们都离开了庄园,而且刚刚已经跟艾玛商量好了,所以现在两个大门应该都是开启的。等到了前面的拐角处,就用护腕把杰克甩开,不出意外的话一定能逃离。奈布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好,就是现在!奈布启动了护腕,向前面冲去。

前面就是大门了,我赢定了。

“等...”等一下,怎么会这样?

是的,奈布倒地了

就在奈布以为自己赢定了的时候,一道红光闪过,杰克直接站到他的面前。奈布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击下去就倒了。

怎么会这样?根据规则他应该不可能直接过来,难道是游戏出了问题?(传送了解一下)

“夜蝠,游戏规则是不是出问题了?”

“怎么了?奈布”

“为什么杰克能直接出现在我面前?根据游戏规则监管者移动的再快也不能瞬移吧。”

“额...那个奈布≧﹏≦是我的错,我忘了告诉你监管者是可以携带技能的,杰克刚刚用的应该是传送。”

“......所以随从都这么不称职吗?”(奈布:我要你有何用→_→)

“非常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_<::”

(奈布:你还想有下次?😡  
夜蝠:抱歉、抱歉,我真的错了(>﹏<) 
观战的众人:夜蝠,你个混蛋,我们家的奈布宝贝出不来了!        
艾玛: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为什么奈布不挣脱?   
艾米丽:好像是呀,奈布都不带动的,难道...
艾玛&艾米丽:我们俩好像发现了什么(✪▽✪)
弗雷迪: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来打酱油的...)

杰克抱起奈布后,看着他一脸气愤的表情,好像猜到了什么。

“怎么?你的随从没有告诉你监管者是有技能的吗?”

“是的,他说他忘了”

“哦,引导你的随从是谁?蓝蝶、永生相随还是......”

“一团会飞的黑色抹布”
(夜蝠:我真的不是抹布555~    奈布:闭嘴,害我输了游戏还有脸说话)

奈布现在很气愤,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竟然...竟然毁在了一只抹布上(夜蝠:我真的不是抹布)
――――――――
题外话:抹布这个根来源于我妈,那天我正在玩第五人格,然后我妈指着屏幕上的夜蝠说:这块会飞的抹布是什么东西?😂这句话让我一直难以忘怀
――――――――
然而这个时候奈布才发现自己正以公主抱的姿势躺在杰克的怀里,然后...

“喂,杰克对吧?难道监管者把求生者抱去狂欢之夜也是游戏的规则?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换一个姿势,这样感觉很怪异。”

“不行呢奈布先生,这是庄园主要求的,并且只属于我一个人独有的动作。”
(庄园主:明明是你自己要求的好吧,我才不背这个锅呢→_→)

“哼...”(ノ=Д=)ノ┻━┻

杰克望着怀中生闷气的小家伙不由得笑了

“奈布先生,夜蝠他参加游戏也没多长时间,所以可能有些地方做的还不够称职,希望你能体谅他”

“算了,夜蝠对吧?我刚刚可能太过生气了,希望我们之后能和谐共处。不过除此之外,你应该没有再忘记什么事情了吧。”

“奈布放心,绝对没有啦,其他的东西我都告诉你了^o^”

“好吧,我已经原谅他了。那么现在,杰克先生你是要把我送到狂欢之椅上是吧?请快一点结束游戏。”这个姿势真是太糟糕了

“...,奈布先生能允许我问一个问题吗?”

“可以”

“难道夜蝠也没告诉过你求生者在被监管者抓住的过程中是可以挣脱的吗?”

“......”

观战众人:.....好吧,原来是这样..

夜蝠:咦?好像...这条规则我也忘说了

夜蝠:“那个...奈布,我......”

“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下次要是让我再看见你,我就直接把你煮了吃了”
(夜蝠:那个...我是用布做的,应该吃不了
。   奈布:......  滚,再跟我说话,我就拆了你。)

奈布觉得自己今天倒霉极了,既然会遇到粗心的家伙,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杰克感觉生闷气时候的奈布少了一些平常的成熟,反而还有点可爱?

“咦?”奈布感觉自己被放下来了

“原来奈布先生并不太明白游戏的规则,不过我很欣赏您的勇气和毅力,所以你从大门离开吧。”所以可爱的小家伙,赶紧离开吧。

(观战众人:(✪▽✪)出现了!!绅士的杰克)

“没有必要,输了就是输了,况且我也不需要敌人的仁慈”

“可是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再者,我也不需要你这根竹竿的同情”

竹...竹竿“好吧,奈布先生。您执意如此的话”从语气中可以听出杰克此时非常生气

(杰克:要优雅、要绅士、要风度...个屁呀,你给我上椅子去吧(ノ=Д=)ノ┻━┻
观战众人:奈布他完蛋了(果然是个直男))

奈布闭着眼睛等待上椅子的瞬间,然后自己又被放下了

嗯?奈布正要开口说,然后...

“怎么...    啊!!”

奈布逃出去了

通过观战众人的描述,刚才的情况是这样的:杰克把奈布带到了地窖边上,把他放了下来。然后一脚把他踹进了地窖,是的,没错,一脚踹进去的......

你个大竹竿,你给我等着!居然敢踢我的屁股,下次见到你给我等着,我以佣兵的名义发誓绝不饶了你!!!

――――――――――
艾玛:奈布太好了,你也逃出来了

艾米丽:休息一下吧,过会儿我们带你去找夜莺夫人。

弗雷迪:那个...你的屁股还好吗?需不需要艾米丽帮你看一下。

奈布:-_-......

艾玛:......

艾米丽:......

不提这句话还好,一提,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艾玛&艾米丽: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家伙
弗雷迪:...)

艾玛:那个...先不说这个了,夜莺夫人应该还在找你呢,我们赶快过去吧!(成功转移话题)

艾米丽:对呀,夜莺夫人过会应该会询问你是否继续留在庄园,奈布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奈布:我?我本来是想参加完游戏后直接离开庄园,但是现在......呵呵

从语气中可以感受到奈布对杰克深深的怨念

不久后夜莺夫人来了

“奈布先生,怎么样?游戏还顺利吗?”

“顺利,非、常、顺、利”

“那就好”为什么感觉这里的特别凝重,难道是我的错觉?夜莺夫人心想。

“其他人请先离开吧,我有些问题需要单独问奈布先生”
――――――
“奈布先生,其他人已经离开了。现在我想问您,游戏结束后你是否愿意继续留在庄园?如果你选择离...”

“我选择留下”还未等夜莺夫人说完,奈布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奈布先生,我希望这是你慎重考虑之后的结果。”

“是的,夜莺夫人。我决定了留在庄园,我已经考虑好了。”

“那既然如此,请你签下这份契约。”

奈布签下协约后,夜莺夫人立刻将它收了起来。

“奈布先生,现在正式欢迎您加入庄园。现在你可以跟园丁她们一块儿去你的住所,请问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有”

“请说”

“请问我要怎样才能长得跟那个杰克一样高?”

...这叫我怎么回答-_-||......“多...多喝牛奶吧...”

“好的,我明白了”(奈布的原则:要想打败一个对手首先要在身高上面不能有太大的差距。(当然奈布是一辈子都不可能长到杰克那么高的))

“咦??”他居然真的信了!!!
――――――
当!当!!(敲门声)

“请进。”

“这是的奈布.萨贝达的契约,他已经同意留在庄园了,只是我有件事情不太明白...”夜莺夫人说道

“什么事情?”

“我不是很明白您为什么要让杰克来当本场游戏的监管者?”

“很简单,奈布.萨贝达是佣兵,普通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我想让他留在庄园,就必须来充分的体会到庄园内的乐趣,让他有留下来的想法。而且在所有监管者当中,我想就只有杰克最符合这个条件了”

“原来如此”

“好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奈布先生之前问我,他要怎样才能长得和杰克一样高”

“......这种简单的问题你随便回答他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来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是庄园主,又不是神仙。长个子这种事情做不到→_→

“......”那我到底要怎么回答他呀?😓(可怜的夜莺夫人)

“对了,园丁她们之前问我这场比赛的监管者为什么会是杰克,我该怎么回答?”

“呵呵,那你就告诉他们,杰克是新来的,我希望他能多熟悉一下游戏”

“但是...杰克已经来了有一个多月了”

“那你就告诉他们,只要没有新的监管者来,那么杰克永远都是新来的”

“好吧,你是庄园主,你说了算。但是明明有新来的监管者来了,只是你不让人家露面而已”(某只正在制作服装的瓦尔莱塔)

“不是我不让她上场,只是她自己说她要等一个人跟她一起。好像等的人是一个求生者,瓦尔莱塔坚持要和她一起进入游戏。”

“行了,如果没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

“好的”
夜莺夫人关上了门

“那么现在,我的收藏品又多了一个”

庄园主手中的契约变成了一个布偶,一个和佣兵长得一模一样的布偶。庄园主将布偶放在了左边的架子上,而上面正摆着其它的布偶。――――――――
[此处我说明一下原因:签订了契约也就是说明承认自己是庄园的一部分,自己的身体也是。而庄园是庄园主的东西,所以签订契约的人也就成了庄园主的私有物品。
庄园主将契约,也就是他们的身体变成布偶藏起来。因为若是他们之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想要离开庄园那么就必须找回自己的身体,但谁都不会想到那些玩偶就是他们真正的身体。
并且如果他们在游戏以外的地方受了伤,那么所受的伤害将会同样呈现在布偶上,同理布偶所受的伤害也会呈现在他们的身上...]
――――――
庄园主望着佣兵和杰克的布偶,笑了。
“说不定他们俩之间还能形成特殊的牵绊呢?”

“庄园主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哦,你来了。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

(最后面出现了这个人,我想留个悬念。当然,你们也可以猜测一下是谁。)

――――――――――――――
这次写的有点短小

不过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庄园主除了留住了他们的身体之外,还想要留住他们的心。(当他们的心彻底归属庄园的时候,庄园主就可以通过契约获得他们的心,过程中不会受伤,甚至不会察觉到异常。心也存放在布偶体内,此时的布偶就像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只是不会动而已。)
因为如果他们的愿望都实现了,那么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离开庄园。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把他们的身体藏起来也没有什么用处。要让他们彻头彻尾的成为自己的收藏品,就必须留下他们的全部。
所以在庄园主选择进入庄园的人的时候,就找了一些彼此相关联的人。即使是没有关联的人,在进入庄园之后,庄园主也会让他们之间形成牵绊,彼此约束对方,让他们无法离开庄园。这些牵绊可以是亲情,或者是恨还可以是爱情。
此时其他人的心都已经被周围的事物所牵绊,但是现在唯独奈布和杰克没有被牵绊。
因为奈布是刚来庄园的,而且杰克来庄园的原因是因为享受游戏的乐趣,但他并不受庄园的束缚,除了受到身体的约束以外他的内心是自由的,随时都可以离开庄园。
而庄园主此时觉得杰克和奈布之间是可以形成牵绊的,所以接下来庄园主会想尽一切办法促使两人之间形成牵绊(你们懂的)
那么庄园主的下一步计划是派谁去执行的呢?又是怎么样的呢?

(你猜呀,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

我明天或者后天会再更一篇文章的,我是不是很勤快呀^V^

评论(2)

热度(16)